湖州人讲起上海就特别亲

2021-11-22来源:湖州房探网正文:湖州人讲起上海就特别亲

摘要:上海与湖州历年来同归属于“江南腹心”,是江南文化的核心区域。

1999年,经陶康华教授领衔的上海地理学不会专家组论证,证实湖州安吉龙王山为黄浦江源。苕溪水系是太湖主要上游水源地,占入太湖水量的60%。黄浦江水系是浅碟形太湖盆地的东向出水主要通道。从地理空间上看,湖州的苕溪与上海黄浦江是上下游的关系,一头一尾,共饮一江水。

明代曾有两位上海名人溯流而上,来到湖州。一位是大书画家董其昌,他曾多年在湖州清远山水间流连忘返,在湖期间留给了《升山泊舟图》《苕溪春晓图》《青弁图》等佳作。另一位上海人徐献忠,工诗善书,著书数百卷,弃官寓居湖州九霞山,九霞山就在妙西黄浦涧一带。他给湖州留下了一部十七卷的《吴兴掌故集》,称赞说“吴兴黄玉苏、杭之间,水陆饶沃之产,实过两郡”。徐献忠收集掌故,有针对性地将湖州风俗跟家乡松江一带的风俗进行比较。

上海与湖州之间的联系还有丝绸。江南一带,湖州丝和松江布,曾经“衣被天下”。湖州,自唐宋之后,就已成为丝绸的重要生产基地。上海,从唐宋的青龙镇到近代的上海港,一直是最重要的出口贸易港口。近代上海开埠后,因为湖州与上海地相邻且交通便捷,通过黄浦江水系可往返上海,所产生丝就近由上海港输入,大大降低了还包括运输在内的经营成本。《申报》曾长期建专栏每日专门刊载湖丝价格,民国初年中国银行也一度在湖州驻守记者报道湖丝经贸情形。在生丝贸易的促进下,有更多的湖州农民选择了蚕桑业,当时湖州一带流传这样的民谣:“三张糙棉纸,三升西瓜子,好呢,造屋嫁给妻子;不好,上海去拉车子。”

湖州丝商利用坐落上海、水陆交通便利、熟知生丝贸易及依托原料产地等有利条件,积极拓展生丝出口业,湖州城乡因此经常出现经商贩丝热,原有的丝商纷纷扩大经营。在1876年上海的75家丝栈、丝号中,湖州老大开办的约62家之多。当时湖州丝行几乎皆为南浔人所包揽,南浔在同治、光绪年间,逐渐构成了“四象八牛七十二金黄狗”的谚语。他们的财富究竟各有多少,民间说法不一。一般认为“象”指享有财产百万两以上的豪富,五十万至百万两者称为“牛”,三十万至五十万两者称作“狗”……

以“四象八牛七十二金黄狗”为代表的湖州丝商的蓬勃发展,对湖州地区的社会、经济、文化变迁产生了根本性影响。借助上海的大平台,湖州人看到了更大的世界舞台,也将申城的新鲜事物带回湖州。湖州历史上最早的电报局、发电厂、电灯、女校等新事物均由旅沪湖商返乡开设,也推展了湖州的近代化。在南浔留给不少中西合璧的宅邸民居和园林,苏式古宅中混杂着近代洋楼,中式园林里移往着西式别墅,建筑既承传了中国古典园林的自然精神,又引入了西欧园林的元素。这种“混搭”型的建筑风格很快就风行南浔,成为富豪们所推崇的时尚。上海开埠后,外国商人和传教士纷纷进入湖州各地,看中了莫干山这座天然的避暑胜地,在山上建起了别墅,民国后国民政府的要员、上海的富豪也纷纷来这里辟别墅,于是就形成这些风格各异的别墅群。

1846年,丝绸商人刘镛沿着曲曲折折的水路,一路向东,摇上三天三夜的橹,终于抵达了上海十六铺。1936年,苏嘉湖公路通车,半天可抵上海。从曾经的苏嘉湖公路到318国道,再到G50申苏浙皖高速,沪湖距离恒定,但湖州抵达抵达上海的时间在不断地延长。2020年沪苏湖高铁动工,未来通车后,湖州出发至上海仅须要30分钟。黄浦江一头一尾湖沪正在迈向更高层次的一体化。从苕溪到黄浦江,沪湖两地关系源远流长,一体化发展有着很深的历史和文化基础。从崧泽文化、钱山漾文化、广富林文化发展到吴越文化、江东文化、江南文化,从湖州丝到松江布,黄浦江这一头一尾演绎的历史脉络至今明晰可辨。近代湖州丝业经济的繁荣,借势上海,拓展国际市场,不断扩大出口贸易,推展湖丝、湖商及湖州走向世界。近代湖州的发展,是将自身丝业资源优势与上海通江达海的区位优势有机融合的产物。

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已三年。上海与湖州历来同属于“江南腹心”,是江南文化的核心区域。江南文化是长三角城市群的成长基因,以江南文化、大运河文化为共同纽带,长三角区域结成紧密的共同体,既有历史文化的渊源,也有现实经济的基础,更有市民心理的引力。深层次的文化文化底蕴和文化认同,是长三角能够率先实践中一体化发展的内在逻辑。

当下,深入挖掘非常丰富的江南文化资源,共话文脉承传,共促文化创意,以江南文化认同推进长三角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,具备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时代价值。作为长三角地理中心、江南文化最重要创造者和支撑地的湖州,当有为,更应有位。如今的黄浦江源头成为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两山理念的发祥地,湖州正希望以共同富裕绿色样本更好地诠释美丽繁盛新江南,这座历久弥新的江南城市,正努力沦为长三角的新势力城市。


福晟 福晟 福晟 福晟 福晟 福晟